時 光 裡 外

驚奇夜。(療癒之路 1)

1X8A1284.JPG

靈性進一步出櫃:這是一篇日記體裁的記錄,時間約在8/18前後,本來是被我放在一個不公開的格子上,現在轉載過來。

記得許久前的某一回,在自己的網誌上寫著要靈性出櫃,之後開始常常聽到這樣的用詞~感覺是人類集體意識的運作。

再不大步出櫃,這個格子也許就要這樣荒廢了。也許吧。現在的狀態就是現在,並不能規劃,也不知道會到哪裡去。但,真的很有趣。

*                          *                            *                          *                            *                          *

凌晨三點左右又醒來,安撫了妹仔讓她睡去之後,我去上了廁所,喝了水,認真地用雙手的能量治療我左小腿上大片的皮膚傷痕。狀況時好時壞,最後多多少少把一些腫脹和灼熱消去。心裡也想,從這個練習去「感知」能量的狀態,凝滯的,灼熱的,甚至是虛弱陰冷的,各種狀況都有。但我也僅用一種傻傻的方子去面對,就是單純地凝結意念在該處。我這時也才知道,如果身覺或手感並不敏銳,透過意念的投射,還是可以「知道」該處的能量狀況,對我而言,這個「知道」也混雜著一點「心像」在其中。

治療得累了,覺得該睡了,躺下身蓋好薄被,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我感覺從左腳底汨汨流出陰寒之氣,不知道有多久,但絕不是一下下,也許約莫五到十分鐘。過後,我的左小腿傷處呈現一種穩定感。陰寒之氣流出的時候,似乎還感覺整個左半身的氣場的流動。

於是我似乎起念也希望右半身能有那氣場流動的流暢感,卻發現我的左肩又再度陷入無法動彈的痠痛。

隨後不知哪裡來的念頭,我在心裡默想:「請大天使麥可協助我去除身上不合適的沾附。」然後,更令人驚奇的事情再度開始,我的右上半身一整片凝結的混濁能量被拉開,我的能量場瞬間感覺到舒適的清涼感,肩痛也幾乎消失。接著左半邊也陸續拉開緊密貼合在我身上的幾片能量團,一層拉開,竟然還有一層,這之後竟然還有一層。撕到其中一片,我的手掌還隨著拉起的力道而不自覺地跟著弓起來。我驚駭不已,這些是怎麼回事?我竟然這樣貼身和這麼多能量團相處,究竟從何時開始的?

然而這些還只是大片的能量團而已,接下來還有許多以各種方式插入穿入附著在我能量場深處的各形各式的沾附──說真的,我根本不知道這些是甚麼。這時候清能量場的動作開始變慢,慢慢的我自己的意念也跳下去幫忙,到最後根本只剩下我自己在清。大天使麥可不知跑哪去了。

清的過程除了一些細微的卡在頭部,喉部等處的。更誇張的,還有幾根棒子是從頭頂直插到我的心輪處!化開這些感覺很惡意的東西之後,我的心輪瞬間輕鬆起來。我整個很驚駭──明天的指導靈之約,我得問問看這些究竟是怎麼回事?何時開始?怎麼發生的?是否牽涉到Psychic Attack?我該怎麼保護自己?

因為感覺到清的動作越來越慢,我也意識到自己整夜幾乎要報銷了,都不能睡覺了,我趕緊又呼來AA Raphel。Raphel動作快多了。我心想,大約大片的歸Michael,這些細微的就歸療癒類的Raphel了吧。

我怎麼能身上黏了這樣一堆,還照常生活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