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 光 裡 外

傷痕累累。(療癒之路 2 )

1X8A1204.JPG

第二天,繼續未完的療癒之路。頭部的左半邊是主要療癒所在,但其效果往往延伸到軀幹的心輪區,甚至腹部區。感覺這些傷痕被密密實實地包覆住,像是肌肉把插進肉體的刀片包裹住一樣,又深,又幽微,意念像是掃射燈,憑著感覺掃過去,專注在那裡,然後傷痕漸漸明顯起來,接著所涵蓋的區域範圍都陸續顯像。我似乎就這樣像貓咪一樣,一層又一層地料理自己的傷口,讚嘆著怎麼這麼多,怎麼這麼深。

於是升起一種心疼。

有時候料理某一線傷口,腹部會咕嚕咕嚕作響,好像連那裏也一併處理了。有時候傷口歪歪扭扭,繞來繞去,一層進去還一層。左邊的耳朵好像被人故意封起來一樣,被好幾道傷口從四面八方切過去,於是長久以來,我的左耳總是感覺到一種奇妙的閉鎖封貼之感。另外好些傷口則像是被狠狠地從頭頂上方劈下來,貫穿整個頭部,甚至到脖子以下。

這些傷口是怎麼造成的?我彷彿重新又經歷著那些對我懷抱惡意的意念,像刀一樣劈過來。那些對我施以這些傷害的人,可能也不知道他們這樣傷害了我,也可能只是將他們對自己所懷抱的恨意,以我為對象施展出來,當作一種發洩。又或者曾經有人只是為了自保,圖個方便,把我拖進去當代罪羔羊。

也許是這些吧,有些我知道,因此傷心了,有些我沒有意識到,但仍然在能量場上留下痕跡。

而我的心疼還在於──我還以為自己沒有傷口呢。我是怎樣地將這些包容以及包覆進我的能量場,帶著一起,還含著笑意生活了多久呢?

後來,我沒力了。於是呼叫Raphel連結他的能量來幫忙,感謝他似乎真的應聲而來,他的強大光亮,瞬間蒸發那些我處理過殘留四處的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的傷痕。但是,他似乎不會幫我去把那些埋藏深處,深嵌在骨肉裡的傷痕掀開來,這部分總是得我自己做,然後沒力了,再請他幫忙。但Raphel似乎應聲而來一兩次就不再來了,可能每回我總是會心生疑問:這真的是你嗎?也許這樣的疑問會削弱我呼求的力道。

療癒尚未完成,同志仍須努力。真是耗時耗工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