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 光 裡 外

讓心自由之 老師的一課

2018-02-03 10.42.20.jpg

上完第一週的靜心課,我本來很開心的。我覺得自己遇到一個很棒的老師。結果,到了第二堂課就全變了調,但第二堂課我還全心信任這位老師,到第三堂,我終於醒了,雖然醒得算快,但也憤怒了幾個小時。

不是這位老師不好,只是碰巧我們共振出彼此的問題,如果我繼續上她的課,大概我只能繼續在她的場子,任由她發洩宰殺,然後被眾人投以極之愚昧自困的同情眼光吧。

Well, well, well, 那不是我!

這位老師是很特別的,其實我很欣賞。按她自己的說法,她教的是實修的道路,這也是我很喜歡的原因,素樸,究竟,不打馬虎。只是她似乎正是那個不放過自己的人(見下文),也因此她對很多事情也顯得苛刻,例如,她說「眾人皆貪法」,因此一竿子打翻了所有其他種道途的意義。當我提及另一個我很欣賞的老師時,她也不耐地撇過臉說:「喜歡,就去找他啊。」當時,我還未報她的課,只是分享另一位老師的啓發而已。

我也一度因為她的「貪法」評論,而重新審視自己對很多「法」的看法。不過,這是我自己的問題,太常因人興言。

好啦,很久沒貼文啦,因為今天被人抹黑很久,所以來自己場子平衡一下。下面是打算寄給這位老師的信,本來只打算寫個下回不去了的簡信,怕多說了,對方又嘩啦嘩啦倒下一堆莫名其妙的評論,她的語言能力非常高強,因此要用來迴避自己,羅織他人於罪是非常簡單的。但,後來想開了,也不再害怕仼何回應了。是我給了她傷我的力量的,把這力量拿回來,她的任何回應,都只與她自己有關,與我無涉。

會寫上後會有期,是要確保自己頂天立地,寫下這封信,也不怕再遇到她。

靈性老師們自己的關卡往往比凡夫俗子更難過啊!(不過,我最後應該是簡單地告別,沒多做說明就離開了~~2018/10/21回顧補充)

寫著寫著,突然明白了她怎麼困住了自己,果然,一個人批判他人之處,常常正是自己內在過不去的地方。

****************

老師,

這是我最後一次稱呼妳為老師了。下週之後,我將不會再去上課。

其實我與孩子們的狀況過去很久了,那曾經讓我幾個月夜夜不成眠的女兒的嚴重異位性皮膚炎也好很多了。我也學會了不再試圖掌控外在,而是掌控自己的心,不再為外境所動。我不會説自己做得很好,但我也絕不會認為自己用頭腦編織東西。不是我都沒狀況,但狀況來,很快會過去,也不大留下壞影響。

這三週妳說的話,對我有很深的影響。第一週提到內疚對孩子的影響,我立即調整,效果很好。第二週收到一些我難以共鳴的回應,我仍試著理解,並從自己身上找「問題」來吻合妳的評論。這一週,其實我能分享的,狀態也差不多過去了。但看到妳似乎不能接受第一位同學沒有想分享的,我只好試圖分享自己的經歷與心得。但,再次的,妳的回應讓我陷入只能沈默的境地。

很久沒人能讓我的心波動這麼大,甚至這樣對自己不確定。是我把這權力給了妳,我仰賴一個我以為比我自己更睿智,更有力量的人,看到關於我自己的真實。我讓自己坐在一個大半數人會跟著妳的奇怪評判,而錯誤論斷我的空間。或者説不定是我太執着要在靈性上進步,要從自己身上抓bug。也可能我身上一直有著跟老師和權威者的議題,像妳幫我看到的「髙等秩序不願意服從低等秩序的障礙」,於是我身上往往要不極之反抗,要不過度屈從,過於矯揉的謙卑。

其實,我真的敬重妳,喜歡妳,尤其是妳的不媚俗,所以在第一週,我才會問出「那老師為何也要言稱大天使Metatron?」我是真的認為妳的言稱與他人的言稱必不相同。現在,這樣的喜歡和敬重依然如是,我也真心認為,也看到妳能帶給其他同學們珍貴的啓發。

只是現在可能我要走上不仰頼他人的道路了,可能如此我才能學會不卑不亢,不把力量交出去,學會任何人事物都是夥伴,都是我自己的鏡射,也都是我的老師。

若妳認為我的大腦又在編織了,把妳也編進來了,我不放過自己,也不放過所有人。那麼So be it. 我相信自己,當然也尊重妳相信自己的權力。

祝福妳,並衷心感謝。我真的得到很多,也學到很多,那是在別處得不到的。

也許,後會有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