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 光 裡 外

兩個泥塑作品(記錄宜蘭慈心 華德福師訓藝術課程)

sculpture.jpg

以前我是碰到畫畫捏陶等等藝術性活動時,就會腦袋一片空白的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能畫甚麼,能做甚麼。

這兩個泥塑作品大約相隔四個月,中間沒有任何泥塑課。

很明顯地可以看到我的改變。透過自己動手做出來的作品,看到自己(內在)的改變,是很有趣的。

「站立的女子」是我們經過四五堂泥塑課後,老師第一次要求我們做出動物或人吧。當時,我對於捏出人體的線條,感覺到非常困難,但我也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內在有形象想表達出來,於是,我投機取巧(這是我從傳統教育體制存活下來的最關鍵技能啊)地替人物戴上帽子,披上圍巾,穿上衣服。這個女子處在一個想在做甚麼或說甚麼的動態的狀態。

「坐著的女子」,是隔了四個月後的下一次泥塑課。我迫不及待。老師給了泥塑的題目,而我第一時間就決定,我不想理會老師的題目,對我來說,我更想知道我的內在想做出甚麼來,這更讓我興致勃勃。所以,與其說,我去思考老師的題目,不如說,我從一開始就專注地捕捉我的內在所傳送出來的畫面,然後試著用雙手將它做出來。

一開始只是一片女子右肩飄動的長髮,幾乎像是披肩一樣的一大片。慢慢地變成一個坐著的女子,右手先維持一大片的狀態,然後左手的清晰姿態出現。接著,我開始試圖去處理,我上回迴避處理的部分──人體的線條。因為,不想再戴帽子,也想不出來要穿甚麼衣服,但我也還不到能有勇氣或技能去處理真正的裸體。

最後,因為發現相對於我想處理的部分,我的手指還是稍嫌太大了。於是,我問了老師是否可以使用工具。最後,我拿了泥塑教室裡用木頭做的,觸感很好,很稱手的小工具,很開心處理頭髮與臉部,頭部也是我上回泥塑課感覺到困難的部分,沒想到這次都能處理了。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不得不結束工作之後,我對於自己的作品有些驚訝。真的放上架子,用手機拍下每個角度時,還是感到驚訝。

老師的題目是要我們試著創造能表達人的意志/情感/思考面向的作品,而我最後把「坐著的女子」放在意志的桌上。老師問我為什麼?

我說,她只是坐著,沒有在想甚麼,也沒有情緒,她只是在那裏。Pure Existenc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