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 光 裡 外

信任安在

某一刻開始,我覺得我看事情的觀點,逐漸脫離「常軌」。人們以為的「原因」,以及以為的「解決之道」,在我看來,還只是表層,非根本。

但我必須尊重我與他人的不同,正如我必須尊重他人與我的不同。

所以,我盡可能謹慎自己的表達,不強求自己的觀點被理解或接納。

接著,我覺得我對自己的「狀態」越來越「敏銳」,習慣性的,「常在」的敏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