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 光 裡 外

信任安在

某一刻開始,我覺得我看事情的觀點,逐漸脫離「常軌」。人們以為的「原因」,以及以為的「解決之道」,在我看來,還只是表層,非根本。

但我必須尊重我與他人的不同,正如我必須尊重他人與我的不同。

所以,我盡可能謹慎自己的表達,不強求自己的觀點被理解或接納。

接著,我覺得我對自己的「狀態」越來越「敏銳」,習慣性的,「常在」的敏銳。

套用某位前輩之語,如果心泰半狀況下,是一面平靜的大湖,那麼即使只是小螞蟻從旁邊的草叢跑過去,所引起的湖面微微的漣漪,都可以清楚察覺。

當然,湖面常常也只是映照著外在的景象與發生…..

當然,湖面偶爾也會有些翻湧,這時候,我會去看是不是湖底下哪些底層的淤沙需要被表達被理解被清理。

當然,有時候只是因為忽略了定期的清理(休息放空睡覺),導致湖面髒污多了些,這時候,我會試著調節自己的生活作息與外務。

因為這樣,我在臉書上越來越「少言」。即使,我其實十分「仰賴」「書寫」,作為一種與自己和與宇宙交流,並據以平衡我自己的管道。

因為,我的書寫,其實將自己的狀態表露無遺,赤裸裸的。ㄧ如他人的書寫對我而言。

嚴肅的事情,我總是覺得自己寫得還不夠清楚,不夠好。有時候因ㄧ時情緒起伏而進行的表達,各種蛛絲馬跡也難逃自己的法眼。因此,我寧可寫些生活小事,在裡面放縱自己內心那個調皮愛玩的小孩。

也 因為如此,我不大公開對他人的私人事務,各種狀態,有太多評論(私下我也不大讓這些事情影響我自已)——除非這些東西,影響我所在意的「大局」或「集體意 識」,我會覺得我有需要進行平衡,因為他人的狀態,不就是一種狀態,就跟我的狀態一樣,這些狀態都會過去,只是時間不一而已。

大體而言,我處在一種被動守護的狀態:即使參與這個世界,但仍非常有意識不去「秀出」我和這個「主流世界」差距有多大的事實,我的重點在於低調安靜維護自己意識空間的完整性。

我盡可能專注於自己意識的成長。個體的意識的成長,就能促進集體意識的成長,這是我貢獻於整體的方式。

但我也不逃避任何因緣際會,我必須承擔或出聲的事情。

這是此刻我的方式。此刻我的狀態。

我隨時可能進入下個階段,也可能會在這個階段呆久ㄧ點的時間。

我不慌,也不擔憂。

我只是處在現在。

信任ㄧ切。

至於其他,我知道,該發生的時候,該發生的事,就會發生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