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 光 裡 外

單親。性騷擾。模範。同婚。

2018-02-03 10.42.20.jpg聽說我的父親很疼我,但我們在這個地球上相處的時間只有短短十幾個月。所以,我沒什麼記憶。

我記得的是,好像到某一刻我才突然發現,原來每個人都應該有一個爸爸和一個媽媽。

接著上小學了,小一小二我活在鄉下的鄉下,抓蚯蚓釣青蛙摘芭樂開心得不得了,小三轉到鎮上的小學,遇到一個導師讓我覺得他有點不屑母親幫我找的鋼琴老師,跟我暗示她的先生是教鋼琴的。於是,我們都被成功暗示了,我就轉去跟那位導師的先生學鋼琴。

第一次去,還記得那位鋼琴老師在我面前秀了一首絢麗的愛國歌曲。我覺得哇,好飛舞燦爛的雙手。

我坐到老師身邊去,我一邊練習,老師的手一邊就從我的肩膀開始一直摸到我的臀部,我很不舒服,可是並不知道老師為什麼這麼做。

我忘了我怎麼反應,也忘了這樣的情形持續多久,直到有一天我終於跟母親說,我不想學琴了。

後來,有一個下雨天,老師要我們填家庭資料卡,我突然覺得很不舒服,我覺得好像身上有什麼缺陷要被公諸於世了,那就是我並沒有一個爸爸這件事情。

我還是乖乖填完了,然後,我到走廊上,臉上一直流著眼淚,用一隻手指頭無意識地來回畫著走廊欄杆上面的雨水。

沒有爸爸這件事情本身並沒有讓我難過或受傷,當年令我流淚的是:我跟別人不同這件事情。但當時的我甚至無從得知,為什麼光是沒有爸爸,跟別人不同這件事就給我那麼大的壓力,好像是我莫大的羞恥。

其實,我想說的是:

如果你覺得同性戀婚姻裡的孩子心靈會受傷,那不是因為他們只有兩個爸爸或只有兩個媽媽,而是你的眼光。你的眼光會傷害他們。你不能尊重個別差異,不能容許多元人生境遇、選擇與價值的眼光會傷害他們。

我也很想說,那些你以為的異性戀模範家庭,小學導師和她的音樂老師先生,他們其實只不過是外表模範,內在的真實情況,可能如何腐敗幽暗,我們又怎麼知道呢?他們的孩子到底是得益還是受傷,又有誰可以評說呢?

學習完整地尊重自己,那麼你就會懂得完整尊重他人擁有完全決定自己個人生命的權利,以及完全地為自己尋找屬於自己生命答案的權利。

如果他人的性傾向,他人的人生選擇會令你不快,你該問的不是為什麼他們要這樣?你該問的是:你為什麼會這樣?你為什麼把你自己的情緒交給他人來做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