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智學與華德福教育中關於「個體與整體」關係的探討

(本文實為 2013/6/12 慈心華德福師訓 一年級期末報告,最末一段結語部分,四年前草草寫就,現在稍作補述。)

緣起

魯道夫 · 史代納(Rudolf Steiner)在人學(The Study of Man)第七講中說:「所有的理解,事實上都是事物彼此之間關係的問題: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理解事物的方式就是去找出他們之間的關係。」(註1)
個體與整體(小我與大我,個人與社會/大自然/宇宙)間以及個體與個體(人和人/動植物/無生命體)間的關係,是一個在體制內教育中頗被忽略的面向。相反,從我近一年的師訓學習中,這個面向卻是人智學與華德福教育中時時被關照的面向。

在我的理解當中,華德福教育與傳統體制內的教育在這個面向(宇宙觀與哲學基礎)上的關鍵歧異,造就出來的學子們在生命態度、價值觀與心理狀態也將展現出極為不同的樣貌。

在這個研究報告中,我想試著探討與整理幾個主題:
  1. 「個體與整體」間所真正存在的關係究竟為何?(參酌人智學與傳統神秘學/宗教/哲學/現代科學研究等,嘗試整理一個尚待進一步檢驗證實的版本)
  2. 這個主題如何呈現在華德福教育的教育哲學與方法中。
  3. 試著推論與呈現華德福教育基於如此宇宙觀所教育出來的學子所將呈現的樣貌特質。

一、整體與個體的關係:

物物相連,彼此為一不可分割之整體。

關於事物之不可分割,彼此相連的概念,史代納在人學中的論述,俯拾皆是。例如第十講談「頭、胸、肢體的外型及本性」中就說道:「如果我們一味分析事物,區分它們,使之成為一個個部分──如同我常常在其他場合對你們說的──那麼我們將永遠達不到真理。我們必須時時讓一物與他物彼此交織,因為這是生命的本性。」(註2)
第二講談到認知與意志及其動力學中,也有有類似觀點。(註3)
如前所述,史代納說,所有的理解,事實上都是事物彼此之間關係的問題: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理解事物的方式就是去找出他們之間的關係。
順此邏輯演繹,則難道沒有一種事物可以完全獨立於其他事物存在,而單單以自身被完整理解?這與人類近代主流思想幾乎完全背道而馳。人類難道不是獨立於萬物的存在,並且能夠獨立而客觀地發展對於世界萬物分門別類的認識與知識嗎?倘若順著史代納的思維走下去,則我們可以說人類近代主流思想,關於認識主體與被認識客體可以乾淨俐落地切分為二,幾乎是個迷思。經由此類方式所發展出來的認識與知識,也都將是不完整的認識與知識。
現代科學嘗試透過「客觀」的方法了解並接近真理。它將宇宙視為無窮無盡彼此分離相異的「客體」,而這些「客體」可以透過「主體」的觀察加以了解。而在被認為約發端1960年代至今依然方興未艾的新世紀運動中(New Age Movement),以及許多東西方神祕學與宗教傳統等,則將宇宙視為一個不可分割的「全體」(Oneness)。
然而,就算在現代科學,量子物理中的海森堡不確定性原理(註4)也已經在1927年證明當嘗試想要描述一個分子的運動時,完美的觀察者與被觀察者,亦即「主體」和「客體」之間的完美切割互不影響,並不存在。因此,我們幾乎可以進而推論,事物之間的完美切割互不影響,也並不存在。不過,看起來現代科學的主流派似乎仍無法就此輕鬆地擁抱「世界萬物彼此互連」這一概念。
另外,關於非局域性(Nonlocality)的實驗也更進一步證明了,在兩個相隔遙遠的分子之間,存在著神秘的量子糾纏(Particle Entanglement)。根據此科學發現,兩個相隔遙遠的分子之間,訊息可以在超越光速的瞬間彼此傳遞。我曾在某個科學網站上的文章發現一篇文章(註5),文章中說:“Although the idea is counterintuitive, nonlocality is now widely accepted by physicists, albeit almost exclusively for two-particle systems.” (試譯:這個概念雖與我們的直覺相衝突,但已廣泛被物理學家所接受,儘管只接受存在於兩個分子的系統中。)意即現代主流科學界還是謹慎地在某些範圍內接受這些與直覺相衝突的現象,而尚無法勇敢結論,宇宙萬事萬物間以超乎我們想像的方式,彼此互相連接影響。
在Kybalion這本據說是三位接受啟蒙者所撰寫關於赫密斯哲學(Hermetic Philosophy)的書中,記載了七個宇宙法則。第一個宇宙法則是THE PRINCIPLE OF MENTALISM. “THE ALL is MIND; The Universe is Mental.”。心智法則:萬有即心智,宇宙是心智的。以比較白話可以理解的說法,也許可以說,整個宇宙不過是個想法。
這個宇宙法則在東方思想中,有類似的說法:「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整個萬有在Kybalion中被稱為Infinite Living Mind,即無限的有生命的心智,我們可以把整個創造,當作是無限心智的一場夢或一個創造。也許以畫圖來說明,會比做夢的比喻會稍微精確一些(因為現代有很多關於夢的理解與說明–例如夢會有意識審查的扭曲等等,會增加比喻的複雜度),就像我們所畫的一張圖畫一樣,畫裡面的每個人事物,儘管各個不同,但其實都出於我們自己的意念,因此,我們可以說宇宙無限心智夢中所有的人事物與發生也都出於全體,彼此難以清楚分割。
而這個「整體/全體」其實只是被我們的生理感官感知為許多彼此相異的存在/物體。一如歌德的色彩觀察,色彩之所以存在,根源乃在於人類的感知。從這個角度,我們也可以進一步理解史代納的同感與反感的說法。同感的力量,即是幫助我們感覺屬於一個全體的,並與外物/非己認同的力量。而反感的力量,則是我們藉以創造出這個世界物物分離表象的方式,藉著不與他者/非我/他物認同,我們得以有了(看似)獨立的自我,而有了這場世間體驗之旅。
網路上有一個頗受討論的影片,是Jill Bolte Taylor的“How it feels to have a stroke”(左右腦的差別),這是一位腦神經科學家分享她的左腦中風體驗。據她分享,當只以右腦來感知世界時,整個世界失去了事物之間的界線,沒有了時間感,僅僅感覺到到處都是散射的能量,感覺到自己成了一個巨大的合體的一部分。(註6)
以Jill Bolte Taylor之例,難道不是我們腦內的同感之力存於右腦之中,而反感之力存於左腦之中?

物物彼此相應,亦與全體相應。

在師訓課堂上,我抄下了史代納所說的話:”If you wish to understand yourself, seek yourself in the wideness of the world; if you wish to understand the world, seek in the depths of your own mind.” (試譯:若想要了解自己,到世界的廣闊中探索,若想要了解世界,則往你自身心智的深處尋找。)
這段話立即地讓我想到Kybalion的第二個宇宙法則:THE PRINCIPLE OF CORRESPONDENCE.(相應原則) As above, so below; as below, so above. (如上亦如下,如下亦如上),在前一陣子熱門的新世紀心靈書籍<秘密>中,亦有這個句子的完整版:As above, so below; as within, so without. (如上亦如下,如內亦如外)。
我們可以以此來解釋為什麼會有占星學,為什麼會有同類療法,花精療法等等自然療法。在遙遠的天空裡的星星為什麼可以與在地上的人們相應,一朵型態嬌羞的小花通過特定程序所萃取的精華,為什麼可以療癒一個人的自卑心理。
因為萬物彼此之間互相呼應,且亦與全體相應。
皇帝內經是東方關於醫學的神祕經典,被認為不只處理人的身體健康,亦涉及了經世治國之道。通篇觀之,幾乎就是國家/社會/人體即小宇宙的概念,小宇宙的運行原理,與大宇宙的運行原理完全一致。書中有人體各部分與自然元素以及四季的各種對照,也有人體各部彼此之間的相應對照。舉例如:肝主春…心主夏…肺主秋…腎主冬(註7),以及五臟所主,心主脈,費主皮,肝主筋,脾主肉,腎主骨。是謂五主。(註8)
英國詩人威廉.布雷克(William Blake)亦有詩云:"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試譯:在一粒沙中看到世界,一朵野花中看見天堂。將無限握在手中,而在一小時中體驗無限。)佛家也有類似之語:「一花一天堂,一草一世界。」
現代碎形幾何理論更直接以數學找到了大自然中所隱藏的整體為個體的總和,但同時個體隱含並體現整體的現象。(註9)

(一個碎形是一個部分的幾何形狀,而這個部份的幾何形狀,可以再繼續分割為更小的部分,而這些部分也都(幾乎)是其整體的一個完整縮小。)
史代納在人學中,亦多次指出物物相應,亦與全體相應的道理。例如:太陽對應頭部,而月亮對應胸部。(註10,這部分亦與占星學的知識相同。)希臘人對於人與大宇宙的連結仍舊擁有非常清晰的意識…他們把頭視為一顆小球,一顆迷你的天體;把肢體視為一棵巨大球體的一部分…。(註11)
歌德的植物形態學著作中也透過對開花植物的研究指出,植物即使是一棵樹,也由個別單元組成,每個單元彼此類似也和整體類似。根據歌德的研究,整株開花植物的每個部份幾乎都可說是葉子的各種型態變化。這就像華德福泥塑課程一樣,幾乎所有的創造,都先從一個球體開始。這個球體既是全體/整體,也是個體。每個個體在尚未進行型態的變化之前,其實與全體/整體無異,而就算在進行型態的變化之後,也還是保有全體的所有特質,是以所有個體彼此之間相互呼應,也與全體相應。
也許創造的奧秘在於,整個無限心智在自己內在進行無限的自我複製(或分裂),而後進行角色扮演,並透過感知力量的運作(主要為同感與反感力量之間的交織),讓每個角色得以陷入部分覺知(而非對全體與整體的完整覺知)之中,以便進行整場偉大的創造性遊戲。(因為如果每個角色都知道自己其實只是個假扮的角色,還知道整個遊戲的來龍去脈始末,那遊戲就不可能盡情盡興了。)
遊戲的進展則是以是從局限的部分覺知,進展到完整覺知的路程。

二、華德福教育方法中如何呈現?

關於個體與個體之間的關係與個體與全體間的關係,若仔細檢視,在華德福教育中幾乎是一項至為關鍵的特質,但其呈現也以內化的方式,自然融入其教育方法中。
以下分兩個面向討論:

學期與課程安排

學期與課程安排(個體),本身就體現大自然的循環節奏(整體),包含與四季相應的四個學期的安排,一整天的課程安排順應自然的呼吸節奏,大量的吸收後安排適當的呼出的活動。
主課程主題的安排,依時序也有所不同,並與副課程互相呼應。各種各樣的副課程,等同於主課程主題在各個面向的展開。

各課程主題內容中,亦有相關呈現

以下根據我個人在師訓中的體驗,試舉出一些例子說明:
  • 在越低年級的教學之中,越注重讓孩子直接「活出」那份學習。例如:英語課程的暢遊,用身體來學習算數等等,讓孩子與所學習的主題合一。
  • 到了三四年級,則可能讓孩子開始以自身出發,去了解所生活/或學校所在的社區,從「與自身相關」的角度出發學習,而不是毫不相干地進行「脫離生活」「抽象的學習」。
  • 數學即是一種關係,純數學是單純心智世界(靈性世界)的描述──和諧,美麗,也可以透過社交/社會關係來教導。黃金比例在自然界中隨處可見,可以把五角形衍生的數列,當作是創造過程(形變)的一種方式與路徑。
  • 優律詩美的教學中,很大部分也是與關係相關的。在其中,個體有屬於自己的工作,但同時也必須關注與其他個體的關係,以及與全體的關係。
  • 動物學的教學中,也特別側重各種物種從胚胎開始發展的形貌上,彼此之間的相似性與相異性。
  • 以開花植物而言,葉子是基本單元,重複基本單元而生長,並且蘊含無限可能性。(註12)
  • 天文學的教學中,也有把行星擬人化以了解並研究其特性的部分。
  • 地理學的教學中,也可把地球視為一個全體/整體,其中所有大陸可以互相嵌成一個倒三角形,而這個上寬下窄的倒三角形又可重複在許多地方見到。另外,由西向東,也在許多地方呈現集中(完整封閉的大陸)到分散(群島)的趨勢。(例如:非洲──>印度──>南亞;西班牙──>義大利──>希臘)
  • 在地理學的教學中,也將關於人的三元性部分注入對於地球的理解中:思考(創意靈感,腦)/沙漠vs. 韻律與呼吸/莽原 vs. 代謝(地油的血脈即河流)。
  • 前面段落中提到的泥塑從一個球體開始。並在課堂中沉思球體的特質,所傳達的感覺,以及當球體開始產生初步形變時,所帶來的感覺變化。
我相信物物相應也與全體相應的現象,俯拾皆是~~~~只是許多仍不為現在的人類所知。

三、這種教育特色對於孩子的影響

以下嘗試推論這種教育特色對於孩子將造成的影響,而需要特別強調的是:
能夠造成下列影響的最重要關鍵在於這些道理並非透過說教,以文字教條方式強硬灌注於孩子身上的。它們是孩子們每天的生活,孩子用心靈與身體去感受與體驗,自然而然地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

1. 內心的安定感與信任感

孩子所處的外在環境與他的內在是相互呼應的,孩子能自然感受到身處世界的規律性與秩序感,並能自然而然能感受到其中的和諧與美好,一如數學的規律,一如真理或靈性世界的規律與美麗。

2. 對於人我關係和人與世界關係的體認

孩子在學習中,能夠自然而然體會個體與全體之間,並不能自外於彼此而存在,從而體悟自己的獨特價值(天生我材必有用),個體必然對整體有所貢獻,同時也就能夠關心他人,關心社會,愛護環境,重視自己,發揮所長,貢獻社會。
在這樣的哲學影響之下,學童將了解,人類並不是自高於其他物種與自然環境,唯我獨尊的存在,而是受自然環境哺育滋養,同時也要回饋自然的整體中的一分子。如此,則人類得以協助自己與整體環境的進展與進化。

四、結語:現代社會種種問題的原因?

最近常常突然下起傾盆大雨,頃刻間,風雲變色,昏天暗地。每當這時候,我總是想起,當我還是孩子的時候,我有多麼喜歡這種時刻。然後,我會放下手邊的工作,靜靜地回想,為什麼這種時刻,我的心卻雀躍著。
我想,那是因為,那樣的時刻裡,我可以真切分明的感受到大自然的脈動與心靈。當我還是孩子的時候,每當這種時刻,颳大風,下大雨,雷聲轟隆駭人,我也會放下手邊的事情,靜靜地與天地同在,用身體與心靈感受外界所發生的一切,感受著宇宙的呼吸。
那時候,也許有一種差強人意的天人合一的滿足感吧。
而這樣與天地連結的感受,在當代教育環境與社會環境中,卻越來越不受鼓勵,也越來越難得體驗。
那麼,為什麼「天人合一」會讓我,或令人升起滿足感?本文中對於個體與整體之間關係的探尋可否提供一些線索?
人類與萬物一樣,出於整體,自成整體,但也屬於整體。我們在實現個體化的同時,也需要感覺自己屬於整體的一部分。亦即,我們有實現個體化的需求,也同時有著必須感覺隸屬於整體的需求。
心理學家馬斯洛將人類需求做了階層性的整理,共分七大層級,由低而高,人類依順序而尋求滿足。其中有一關鍵需求為「愛與隸屬的需求」,位階位於基本的生存需求(生理與安全)之後。亦即依馬斯洛理論,人類在滿足基本的生理與安全需求之後,即尋求「愛與隸屬的需求」。馬斯洛僅提出其個人主張,但未探討這些需求項目與層級背後的原因。
我個人認為「愛與隸屬的需求」應與生理與安全需求,同樣為最基礎的需求。生理與安全需求滿足後,個體確定可以存活下來。然而「愛與隸屬的需求」是否被滿足,以及被以甚麼樣的方式滿足與體驗,則決定了這個個體將以甚麼樣的面貌生存下來,過甚麼樣的生活,擁有甚麼樣的信念,等等,而這種種,不僅關係著個體的幸福感,綜合起來,也關係著整體的幸福感。(而其實愛與隸屬的需求,也跟其他所有需求層面如何經驗,或如何滿足息息相關。)
也許本報告的主題與整理,或可做為回答「人類為什麼有愛與隸屬需求」這個問題的一個角度,也可進一步深入討論「愛與隸屬需求」的內涵,以及在社會環境以及教育之中如何豐富並滿足它,以協助每個個體獲得最高的「自我實現」(馬斯洛需求模型中的最高層級)。(註13)
而華德福教育不僅在課程的設計,以及課程的教導上,都關注也實踐這個部分。
最後補充一個例子:
幾個月前,我終於帶小孩們去信義誠品,體驗了那邊的紙黏土課。以前可能就多少知道紙黏土大約是怎麼做的,但那次陪伴孩子上課,第一次「有意識地」觀察紙黏土的娃娃怎麼做,並且把它和我的華德福泥塑課體驗做了比較。
用紙黏土做娃娃,頭可能是一個球體的保麗龍,讓孩子用黏土把它包覆起來,下面的身體是一個圓椎,也用紙黏土包起來,然後,頭,身體,手,再用牙籤或白膠一一組起來。
當我第一次有意識地觀察這些時,我的內在是驚駭的,覺得驚恐可怕。覺得人變得機械化了,片段而破碎。
當我們用孩子的眼光去體驗的時候,一切都是有機物,而紙黏土娃娃就是真人,孩子們非常可能就自我代入它的創作之中。
那麼,我的華德福泥塑課的體驗是如何呢?華德福的泥塑課,一開始都從捏一個球體開始,慢慢再分化長出頭、四肢等等。這時候我的感受是:我是完整的,我出於完整,我也是圓滿自足的。
用這張圖當作結尾,也許我們可以感受一下,現代社會種種問題,其可能最基礎的原因何在:

參考資料與備註:

  1. “All comprehension is really a question of relating one thing to another: the only way we can comprehend things in the world is by relating them to each other.” 人學(洪葉出版的人學中文翻譯版本)p.96
  2. 人學(洪葉出版的人學中文翻譯版本)p.141
  3. 人學(洪葉出版的人學中文翻譯版本) p.25「人們想要在區分之處畫出界線來,然而這件事在處理實體時卻做不到。我們的頭部是主要的頭,但是整個人都是頭,只是頭部以外的部分不是主要的頭。因為雖然實際的感覺器官在頭部,但是觸覺器官與冷暖感官遍佈全身。因為我們感受冷暖的緣故,我們全身都是頭。」
  4. 海森堡不確定性原理 http://zh.wikipedia.org/wiki/不确⋯⋯
  5. 非局域性的論證 http://only-perception.blogspot.com/⋯⋯
  6. 腦神經學家的中風體驗http://youtu.be/-inPDyTx-o8 “The harder I tried to concentrate, the more fleeting my ideas seemed to be. Instead of finding answers and information, I met a growing sense of peace. As the language centers in my left hemisphere grew increasingly silent, my consciousness soared into an all-knowingness, a “being at one" with the universe, if you will. In a compelling sort of way, it felt like the good road home and I liked it….” 「我越是努力想要集中心智,我的念頭就越顯得難以捕捉。我無法找到資訊和答案,取而代之的,我感覺到平靜感。當我左半腦的語言中心,越來越沉默,我的意識漸漸飆升進入一種全知感,一種與宇宙同在的感受──如果你願意接受這樣的說法。就像是被迫一般,我感覺自己在回家的路上,而我喜歡這個感覺…」
  7. 黃帝內經 臟氣法時論篇
  8. 黃帝內經 宣明五氣篇
  9. http://en.wikipedia.org/wiki/Fracta⋯⋯(Fractal):A fractal is “a rough or fragmented geometric shape that can be split into parts, each of which is (at least approximately) a reduced-size copy of the whole.”(一個碎形是一個部分的幾何形狀,而這個部份的幾何形狀,可以再繼續分割為更小的部分,而這些部分也都(幾乎)是其整體的一個完整縮小。)其他解釋:http://163.21.229.21/domainweb/d03/⋯⋯
  10. 人學(洪葉出版的人學中文翻譯版本)p.140
  11. 人學(洪葉出版的人學中文翻譯版本)p.146
  12. "From first to last, the plant is nothing but leaf, which is so inseparable from the future germ that one cannot think of one without the other." ([5] GOETHE, J. W. von 1969. Italian Journey. Schocken. New York. There is a currently available (and, contrary to the Hungarian translation, full) version of the diary published by Penguin Books. Rome, July 31, 1787)
  13. 教育心理學(張春興/東華書局)p.226-23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