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教會 預言

首先:

以下是針對這篇臉書文章的翻譯:卡特里預言 the Cathar Prophecy of 1244 A.D. 

西元1244年,卡特里預言。
最後一位卡特里教派成員在1244年,被法國Montsegur, Languedoc的羅馬天主教堂的宗教裁判所燒死,但是他們留下了這首預言,關於愛的教會將會在大約1994年之際重新興起,並進入21世紀。這首預言的原始版本是更為古老的,源起於法國的古老神秘學校,遠在卡特里教派誕生之前,就已經開始被使用了。

“「愛的教會」
入會不用資格,只需知曉自己位屬其中。
它沒有對手,因為它不競爭。
它沒有野心,因為只渴望服務。
它不設疆界,因為國族概念冷酷無情。
它沒有自己,因為它只渴望豐富所有群體和宗教。
它向歷朝歷代,所有曾經示現過愛的真理的導師,
以及那些致力參與並實踐愛的真理的人們致謝。
階級或國籍都不是障礙。屬於愛的教會的人們知道自己屬於它。
它不想教導,它只想成為(更好的人),並藉著(自身的)存在,豐富(世界)。
它知道我們之所以是我們這個樣子,是因為我們身邊的人就像我們這個樣子,而我們身邊的人是他們那個樣子也正是因為我們其實就像他們那個樣子。
它知道整個星球是一個大我,而我們都是其中的一部分。
它知道至高的蛻變時刻已經到來,自發自主地對於小我意識終極煉金,藉以回歸整體的時刻。
它並不大聲宣告自己,而是在細膩的愛中展現自己。
它向那些在過去曾經榮耀過這條道路,並為此受苦的靈魂們致敬。
它不認同階級結構,因為沒有誰比誰更偉大。
它的成員仰賴彼此的行止與存在、彼此的眼睛,辨認出彼此,而非靠著任何除了兄弟般的擁抱之外的外在標籤。
每一位成員都願意奉獻生命,沈靜地愛著鄰人與環境,以及這個星球,同時行使自身使命,無論崇高或謙卑。
它了解只有當人類能夠真正實踐愛的至高性時,偉大至高的理想才可能完成。
它並不提供報償,無論此刻或以後,除了那難以言說的存在與愛的喜悅。
每一位成員致力精進對於最初因的理解,默默行善,憑藉自己的示範去教導。
他們療癒鄰人,社區和我們的星球。
他們無所恐懼與羞愧,他們的見證將克服所有的困難。
它沒有秘密,沒有(只有少數人可以得證的)奧秘,不需啟蒙,除了對於愛的力量的真實理解,以及真正知曉:如果我們真的希望,並且當我們自己真的改變了,這世界就會改變。
所有那些認為自已屬於這個教會的,他們就屬於這個愛的教會。“

再來:

對於卡特里教派,我有屬於自己的特別的緣份。

Sting在2011年時代雜誌的專訪中說:” I don’t have a problem with God. I have a problem with religion..” (我跟上帝之間沒有問題,我跟宗教之間才有問題。)

這差不多就是我的態度。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最清楚的記憶大概是小六吧),我對這點就很有意識:我認為上帝不可能心胸狹窄到認為你不相信我,你就得下地獄。我都不會這樣了,上帝怎麼可能?上帝如果這樣,我都要瞧不起他了,嘿嘿,這點胸襟都沒有,你配當上帝嗎?

所以,我跟現代教會裡面所描繪的那個耶和華,還有用他當廣告看板的整個宗教體系極其不熟,更別說知道裡面的教派和歷史。(對於現代人類既成體系的知識,我從以前就所學不多,近來更是越丟越剩越少了。哎呀。)

我會因緣際會聽說卡特里教派,並且充滿著想要多了解它的熱情,是個跨越好幾年的故事。無奈,至今可以搜尋到的關於這個教派的相關說明,多半被我判斷為虛假資訊—-除了整個教派被追殺殆盡,相關文獻被摧毀一空是真的之外。(也許就是因為這個教派傳承著真正的基督真理。就跟顧立雄被任命為金管會主委,各方越是抓狂跳腳,越讓人認為這是一個正確的任命一樣。)

我認為這個教派被惡意扭曲和醜化。

因此,昨晚讀到這段資訊,如獲至寶。我對於最後一位卡特里教派是否死於1244的法國,尚持保留,但對於這首“愛的教會”的長詩的內涵,大致認同,讀來異常感動。(不過這預言的實際成真時間應該延遲了吧!?)

用「心」,來判讀訊息的一致性,而非用「頭腦」來合理化不一致/矛盾的地方,可能是區辨真假的方式之一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