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 光 裡 外

屬於我的真實 「再續克龍」 課程感想

=緣起=

老實說,不小心在網路上碰觸到 克龍 和 再續克龍 的時候,我壓根不是很清楚這是什麼。

在2012年9月,我告別最後一位「老師」之後(某位老師老是把自己的內在狀況投射在我身上 請參考此文,海王天蠍在十二宮似乎可以說明我這老是不斷被投射的人生經驗),我開始了以自己的生命為師,以自己為師的日子。我相信我所有該學的就在我的生命之中,靈性之道,就在我們的現實生命旅程裡,生命中的課題,就反映了我們靈性層面的課題,而我的內在,知道所有關於我自己的真實與答案。我相信對所有的人來說,都是如此。

就這樣,在靈性道路上踽踽獨行了許久,很多特殊的體驗,感受,都只能放在心中咀嚼思索反思,什麼是真,什麼是假,為什麼如此,意義是什麼,等等,就像「再續克龍」的帶領者 Connie說的,「身為克龍,你要自己去感覺自己的真實。」我就這樣一直小心地守護自己的真實,不讓外界俗世的侷限,干擾我自己的體驗與理解。

我練習著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辨別哪些是真理的內在之聲,哪些只是外在雜響的回音。

而這次,內在的聲音似乎催促著我要去報名這個我壓根不知道是什麼東東的課程。

這課程還是在我五六年以來,以自己為師之後重新開始上課(薩滿)才結束的兩週後。這對有三個孩子的我來說,無論怎麼看,都是個不理性的選擇,時隔不到兩週,我又得把自己三個孩子丟下,「自私地」去上為期三天的課程?

不過,我已經漸漸不甩什麼理性了,幾天之內,我就不怎麼理性地報名了。

=這就是你該來的課=

完成報名沒多久(一天後吧!?),「再續克龍 」的兩位帶領者之一Connie就在她的部落格上,貼出了一篇貼文,照片上秀著「再續克龍 」的講義,講義上則畫著一個蜘蛛網,上面有一個蜘蛛娘的形象。

我內心驚呼。

為什麼驚呼?因為在為期三天的薩滿課裡,有一隻蜘蛛一直掛在上課老師身後的玻璃窗外,上課的時候,我總是看著她,看著她因為被風雨打落,然後不久又咚咚咚爬回自己原來的位置,定定地陪伴我們上課,整整三天。我被她吸引著,直覺告訴我,蜘蛛有意義。同時,我也覺得,可是蜘蛛八隻腳的毛…..我有點難以接受…..

我上網尋找蜘蛛作為Power Animal(力量動物)的意義:Feminity. (女性)Weaving Destinity.(編織命運)  這兩個關鍵字,我知道跟我的人生使命之道是相關的。我把它們收進心裡。

我還在課程中,上廁所的時候,在馬桶裡遇到一隻蜘蛛,她被我沖到馬桶裡。

回到家,我在自己的房間地板又遇到一隻蜘蛛。我還找出今年生日的時候,和孩子們在信義誠品買的童書「夏綠蒂的網」開始讀給孩子們聽,我還告訴孩子們我在薩滿課遇到蜘蛛的故事,他們因此全都知道我為什麼開始讀這本童書給他們聽,因為夏綠蒂是一隻蜘蛛!

然後,我最後竟然在「再續克龍 」的講義上看到蜘蛛!

好吧,這時候,我已經開始萬分期待這堂課了,這課到底有什麼名堂!蜘蛛有什麼意義!!!

=這是你的感覺?還是我的感覺?=

第一天上課剛開始,我們有一位可愛的同學(後來發現是大學外文系的學弟)遲到到讓人覺得超可愛得很久,於是Rosemary和Connie兩位帶領的老師,和我們幾位同學,有了一段交流時間。

Rosemary拿出一把鑰匙,說是凱龍的祖師婆婆Jan送給她的(凱龍據說是Jan傳導的一套治療體系),Rosemary說邀請我們輪流感受這把鑰匙,當她虔敬地用雙手捧著這把鑰匙放到嘴邊吻了一下(是這個動作嗎?我有點忘了)。那一刻我感覺到某一種觸動。我覺得Rosemary也被觸動了,而我哭了。我意外我怎麼想哭。

我問Rosemary:“Why do I feel like crying? Is this feeling yours, or is it mine?” (為什麼我會想哭?這是你的感覺?還是我的?)說著說著,眼淚因為沒有了矜持,就更任性地掉下來。(三天的課裡,我的眼淚好像就這樣幾次自然地落下….)

關於這是誰的感覺,Rosemary沒有給予肯定的答案,這是身為克龍,總是必須去自問的。但是Rosemary說,當他碰觸這個鑰匙的時候,他試圖連結祖師婆婆的能量,這裡面有一種回家的氛圍。

家?

克龍,這個奇怪的名字,我從來沒有想過的與遠古蓋亞的連結,竟會觸動我,給我回家的感覺?我知道蓋亞不是我終極的家啊。她是………..但我知道,對,我與她應該有深度的連結才是。

=蜘蛛圖有什麼意義=

第一天聚在一起,沒多久我應該就問了這個問題:克龍的講義上的蜘蛛圖是刻意的嗎?它有什麼意義?

Rosemary回答:這是祖師婆婆年輕的時候,她的外甥畫來送給她的一幅畫,祖師婆婆Jan一直收著,一直到Jan晚年收到來自楊柳婆婆(Willow)傳來的整套克龍智慧。才發現,在地球上傳承這特遠古的智慧,本來就是Jane該做的事。在這套智慧裡面,生命之網與個人的能量場,都被比喻成晶瑩剔透的蜘蛛網絡。世間萬物,物物相連,如同蜘蛛網絡。而克龍,是在蜘蛛網中心那個編織著一切生命網絡的直覺者/守護者。

楊柳婆婆?

這又讓我想到我生命中一個有趣的跟楊柳有關的生命插曲。因為好像早在今年春夏之交(?)孩子意外把放在他所就讀的華德福學校的某個來自Willow Tree品牌的天使雕像的翅膀弄壞了,老師們因為看我曾經用那個雕像來佈置學校活動,異口同聲說那個雕像是我的,雕像就這樣被孩子帶回我家了。

到「再續克龍」課的不久前,我才終於破案,那個Willow Tree天使雕像到底是誰的。

而今年我的生日,我買下了其實一直早就清楚知道聽聞過的童書「夏綠蒂之網」,不得不說,好像也預示著什麼。

第一天上課,我就這樣處處驚駭與震動著。

=我終於認出你了,我的老友。=

以前我偶爾會提到我很喜歡一種冬天葉子掉光了,枝椏的姿態很美的一種樹。我為什麼那麼愛那棵樹?因為它陪伴我國中三年,守在國中校門口,我每天走路上學,總是把十分鐘的路,走成二十分鐘,慢慢地散步,旅程終點會有那棵樹守著,像是我的朋友,守護著我,迎接我進入校園。校園裡面寫考卷的生活,遠沒有這棵樹,每天與我的短暫心靈相悉的相會,給我的印象來得深刻與撫慰。

長大後的我,偶爾還會這樣看樹,甚至曾經感受到樹所傳送給我的愛。後來生命中偶遇這種葉子掉光後,枝椏的姿態顯得更美的樹,我也總是會滿心欣喜地對之行注目禮。

課程裡面有一個段落是關於櫸樹精素。

克龍的講義文字都很詩意,課程中,帶領的老師會逐字唸出來,為了不減損原始的能量。其中有很多段落,我都深受觸動與撫慰。很像是在對我說話,溫柔的,理解的,說到心裡去。

櫸樹精素就是這樣一段,老師讀著讀著,我的眼框濕潤了,被深深地觸動與撫慰。

特別記得的是,當我們邀請來的櫸樹能量要離開的時候,我感覺到離開前,櫸樹能量還特別回來,像是鄭重地打個招呼,點個頭一樣,用強烈的能量讓我感知他,然後再離去。

過程中升起的溫暖與熟悉的感動,讓我不由得回想起當我還是小孩時,所遇到的那棵樹。是你嗎?是你嗎?我問著。

課程結束之後,我開始用網路搜尋,櫸樹,櫸樹冬天,試圖拼湊我心裡面的記憶。但我總是沒找到我記憶中的樣子。

一直到課程後,同學們在群組裡聊天,提到某個問題,引動我重新翻讀講義時,翻到櫸樹那一段,看到講義裡面的照片時,我恍然,就是你啊!這就是我記憶中的樣子啊!為什麼我在課程中,沒辦法,不敢承認就是你呢?

謝謝你,我的老友。我的內心忍不住這樣呼喊。喔。我似乎知道的更多了。關於也許那太古之初的事……

=作為一個不停地給出的照顧者,你也要學會怎麼照顧自己=

克龍裡面有很多關於這樣的介紹。

我們總是不得不,沒辦法,就承接了現實世界的許多重負,這些重負是看不到的,是能量層次的。

有時候,我覺得我們就跟個人形能量清潔機差不多。

因此,讀到如何把重負分擔出去,如何能更技巧輕鬆地照顧周邊與照顧自己,這樣的段落時,我也會覺得深受撫慰與支持。

女性與蓋亞,命運相連,彼此護持。

是時候,結束幾萬年來(?)來的陰陽失衡了。

克龍們回歸的時刻,到了。

=重回元素們,太古之初的能量原型的懷抱裡=

大概剛好是在前一堂薩滿課中,我突然有個頓悟。

我一直不是一個可以在冥想/Journey看到實體的人,像許多人會經驗到的,彷彿栩栩如生的一樣。而剛好在不久前的薩滿課中的某次大Journey前,我意識到與其說我運用我的靈性視覺去跟隨指引,看到這個看到那個,不如說,我始終都是一個比較「體覺」與「能量覺」的人(也是從麻瓜就漸漸變成這樣的),我對於比較原始的能量,對於震動,對於聲音,對於頻率,顏色形狀等等,都是比較敏感的。我不如就容許自己以自己的方式體驗。果然那一次有了很有意義的體驗。

我把那樣的體驗,帶到了這次的克龍課堂,對於不是明顯的視覺體驗,我不再抱持太多的不肯定,而是以各種感官體驗本身的形式與樣貌接受它,從這裡再去感受,它們可能是什麼意義。

這堂課裡面,有各種運用感知的體驗與探索,對我來說,也似乎是多年來的體驗的某種集合與高峰,因為兩位帶領者的敞開與溫暖,他們接納我所有的不確定與疑問,我的各種體驗的形式,讓我自己去探索意義,老師給予各種可能,但卻不會越線為你定義你的真實,這樣的自由開放與不拘形式,對於我是非常重要的。

我一向不是很能接受傳統課程裡面的各種近乎教條的東西,我的內心往往會告訴我另外一種可能,以及最原初的形式。

這堂課後,我重新回到了某種對於聲音/頻率/震動,很敏感的狀況。大概是第一晚或第二晚,晚上睡前,我突然覺得房間裡奏起了頻率與震動的交響樂,各種細瑣的細細酥酥,像超大聲的群體低語般,環繞我半個房間地響起來。讓我驚異地注意到「它們」的存在,我曾經在初踏入靈性之旅時,對於這樣的聲響,非常熟悉。但後來就不再關注「它們」。似乎那樣的聲響,也就自然地消失在我的生活中了。

同樣的近乎交響樂般的各種頻率的演奏,還有一次體會是在我們到課程所在附近的小公園裡探索的時候。當時,我也被突然響起的聲響觸動,抬頭環視天空,你們在說什麼啊?這是什麼意思啊?我在心裡焦急地問,然後覺得自己什麼答案也感覺不到。

回到家,才漸漸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怎麼回事。直到書寫的現在,耳邊的頻率聲響,也還是穩定地響著。我漸漸懂得怎麼回事。答案是在不焦急的時候,不害怕自己會聽不懂/不知道的時候,自然浮現的。

= 屬於我的真實 克龍的旅程 才剛展開=

其實,我還沒有寫完我在課程裡以及課程結束後至今的所有體驗與發現,但我想這也是該結束本文的時候了。

在這次的課程中,我覺得我被帶領來到這裡,接受撫慰。我們來到地球的旅程,絕不是孤單的,天上地下,其他次元裡,有著許多我們的夥伴照護著我們,隨時準備協助我們好好完成我們在地球的使命。他們引領我來到了這裡,在這個課程裡,窮盡他們的力氣,對我傳達他們的愛,他們的欣喜(等了這麼久,終於等我來到了這裡),他們想要告訴我,我一點也不孤單,他們也藉機會在我的能量場上工作,協助我超越我自己,擴展我自己。我一度擴展到誇張的程度,靠著Rosemary老師,和坐上祖師婆婆的大師椅,才真正穩定下來,而藉這個機會,我也學會了如何幫助我自己穩定扎根在地球上。

更完整的成為我自己,並且在地球上真正的活出來,是我遠在課程還沒開始,到課程一開始被問到,一直到最後,始終如一的最終的意圖。

再續克龍是一個很棒的一站,它讓我更擴展,也更覺知到自己的變化。雖然身為女性,我一直偏比較男性面的展現,邏輯的,線性的那一面。從生小孩帶小孩之後,我覺得我開始開啟並鍛鍊我女性的那一面,從只懂得外在,而逐漸關注內在,從只會Do(做),到關注Being(存在本身的狀態),從只會掌控,到學會放鬆順勢而為,從被問題驅使著找方法解決,到不再把問題看成問題,而是尋找啟示與訊息何在。

而走到克龍,我發現自己又更深入也更擴展了。

而我還在整合這樣新的,擴展中的狀態。有點像新手駕車,帶著一些些的新鮮與不確定,卻又雀躍開心地。

而結合我的薩滿所學以及克龍的四元素問候,我每天早上也為自己創建了一個儀式,那是在與四方/四元素招呼時,很自然浮現內心的話語,我也就決定就這樣成為我自己每天的儀式吧。

最後要感謝所有促成這個課程的人們和存在們,兩位帶領的老師,以及我超級可愛的同學們。

這一切多麼美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