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 光 裡 外

簡談 我對「業」的理解

IMG_0756如果我們拿佛教的義理來說,既然諸相非相,那麼就不應該存在那種「評判/審判/對錯/好壞」的業的觀念。因為「評判/審判/對錯/好壞」,都是相。

「業」,應該是中性的,單純的,跟物理化學自然的法則一樣,跟春夏秋冬,跟種子生長開花結果又墜落的法則一樣,是單純的沒有任何評價的法則,大自然在看待這些生滅現象,是中性的。你種了什麼因,得到什麼果,是基於這個中性的法則,而不是基於任何好與壞的價值性評斷。沒有。這些運作的中間是沒有任何的評判和審判的。這些評判和審判,都是人為的,外加的,被扭曲的。 Read more…